追蹤
剉冰人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剉冰人 -- 土怪豬的世界
  • 283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畫師鐵筆 . 墨客吟朱 . 印人墨戲

畫師鐵筆 . 墨客吟朱 . 印人墨戲 一.前言 中國的繪畫源起甚早﹐法書、瑑刻亦是如此﹐然而三者卻各自發展了千餘年。直至宋、元﹐書、畫、印三藝才漸漸取得了聯繫﹐繪畫、書法、篆刻成為一件完整獨立的水墨作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此外﹐三者亦是可以各自獨立的藝術類目。 明、清二朝﹐水墨與書法、篆刻的結合成為文人繪畫的標準形式。畫家身兼書家身份者時而有之﹐且人數遠較前朝為勝。而自明代中期文彭、何震開文人治印之風氣﹐一時投入瑑藝一道之畫師、書家不可勝數。明代之中﹐於書、畫、印三藝均有所得者如文徵明長子文彭除擅書、瑑外﹐亦可作山水﹔嘉靖至崇禎年間的陳繼儒除了寫詩為文外﹐於書學、印學、畫學亦有所涉獵﹔生值晚明的「垢道人」程邃也是身懷三絕的能人。時至清朝﹐如鄧石如、黃易、趙之琛、吳熙載、錢松、趙之謙、吳昌碩、黃士陵、齊白石、陳師曾、趙時綱等諸家﹐無一不是在此三藝中均有過人表現者。 到了民國﹐如是之風潮亦未曾歇止。民國之中號稱「五百年來一大千」的張爰太師與「靈漚館」之江兆申先生﹐二者之書、畫向來即是眾所欽景的﹐二人於青年之時亦皆曾於篆刻一藝多所留心。而以文人書家名世者如「波外翁」喬大壯與「龍坡丈室」之臺靜農臺老﹐除了獻身於文學研究及教育外﹐於書、篆上之成就更是蜚聲藝壇﹐此外其於詩文之餘的墨戲丹青雖未能與大家相衡﹐然亦具別趣。而在當代以篆刻聞名的大陸印人韓天衡與熊伯齊﹐除了印藝之外﹐二人的書藝、畫藝亦能得方家法眼之賞。 此篇報告即以民國以來藝界之中兼擅諸長之作家為例﹐分述其於各所擅長之藝能外之「遊戲創作」。其中首章為「畫師鐵筆」﹐以大千先生及江兆申為例﹐分別介紹二者青年時期之篆刻作品。次章則為「墨客吟朱」﹐以喬大壯及臺靜農二老為題﹐介紹其篆刻與水墨作品。末章則為「印人墨戲」﹐以當前大陸南北印壇二位宗匠韓天衡、熊伯齊為討論之對象﹐一探其於「遊刃之餘」所作之書、畫面目。 此外﹐本篇報告將以六者之創作為研究主題﹐至於其生平事略因坊間專著多有論及者﹐故略之。 二.畫師鐵筆 – 大千先生及江兆申的篆刻藝術 (一)大千先生的篆刻作品淺介 大千先生畫藝與書法之成就﹐對於熟知先生藝事者當是無可置疑的﹐然而除了上述二藝外﹐先生早年所治之印對於喜愛先生作品者恐怕就較顯陌生了。 大千父的篆刻作品中﹐最引人流連者當為自用印〈大千父〉(朱文印)及〈三千大千〉(白文印) 。前者以類似簡化之鳥蟲篆般的盤曲線條組成「大千父」三字﹐線質流轉挺勁﹐可見功力。後者以一橫劃貫穿三個「千」字﹐極富巧思﹔至於刀法則似白石老人之信手沖擊﹐頗得漢鑿印之逸趣。 另由大千先生廿歲為兄長所治之印〈張澤印信〉﹐可見其初習路數當為漢印及浙派﹐且從其運刀之成熟、肯定﹐亦可推知青年時期的大千對篆刻一道當已浸淫多時﹐否則難以致此。此外﹐〈大千唯印大年〉與〈以介眉壽〉二印亦為大千先生諸作中之佳品。 (二)江兆申先生的篆刻藝術 江兆申先生早年亦曾以鬻印維生﹐至四十歲書、畫之聲名漸隆後﹐便很少為人治印了。觀其印作﹐白文印多由漢印入手﹐其中有淳厚的鑄印風貌﹐亦有自然天真的鑿印韻趣﹔至於朱文印則有古璽、封泥、圓朱及法效晚近印人等等之風貌﹐面目之繁﹐令人嘆為觀止。若以前人論書云「唐人尚法﹐宋人尚意﹐明人尚態」之分類品評菽原先生之作﹐則其印當如宋人之法書﹐是以「意」為尚的。此外其內質亦若宋詩一般清澹似茶﹐與唐人詩語濃烈如酒的況味大相逕庭。而如是的生命情調亦及於其書、畫作品﹐可見其對於藝術之創作與審美態度是相當執著、倔彊的。 據聞菽原先生於南投埔里之退休生活中曾重拾刻刀 ﹐唯其此期之印作仍未能整理付梓﹐先生即病逝於瀋陽客途﹐此務或許尚待後人成之。 在菽原先生已發表之篆刻作品中 ﹐個人以為〈帶月荷鋤〉(43歲時作)一印最為精彩。此作章法自然﹐運刀質樸﹐精神內蘊﹐與陶公此語之沖澹境界相彷﹐可謂是以文字傳達意象的上選之作。 三.墨客吟朱 – 喬大壯及臺靜農的篆刻藝術 (兼論臺公之水墨作品) (一)喬大壯的篆刻藝術淺論 喬大壯與臺靜農二位皆曾於臺灣大學中文系執教﹐ 喬老生性爛漫﹐故所作亦多有此氣息。其印風乃承晚清大家黃士陵而來﹐亦尚光潔﹐唯黃氏之作以衝刀勝﹐而喬氏卻反以細切刀為長﹐故能於黃氏之外﹐另闢新局。 喬翁之印向來以章法謹嚴著稱﹐然因其構字結體多有「諧趣」﹐故觀其作品往往能予人親切之感。其所治印佳作甚夥﹐〈係臂琅玕虎珀龍〉、〈如今江左是長安〉、〈鼠肝室〉、〈涵負樓〉、〈人間可哀〉等為其代表之作。 喬翁之文學涵養極其深厚﹐尤以詞學為長。或許正為此因之故﹐在喬翁的印作中幾乎不見任何通俗粗鄙之言﹐亦無絲毫市肆之氣﹐此番成就﹐即便是造詣湛深之印宗大家亦難以企及。 (二)臺靜農的印與畫 臺公好酒﹐篆刻一藝雖未得如其書法能輝耀藝壇﹐但卻別有「生趣」。其書法胎息於明人倪元璐﹐以波磔為尚﹐其篆刻作品行刀一若其作書﹐亦是以澀切之刀法取勝。 前節曾論及大千先生嘗刻〈以介眉壽〉一印﹐以為祝壽之作鈐用。後該印不慎遺落﹐大千便委請臺公重新仿了一方。篆刻雕蟲之於臺公也許只是平日聊以遣興的娛樂﹐然今日審度臺公此一仿作﹐倒也可見臺工之手眼俱高不啻於作書耳﹐即令於篆刻一道亦如之。 臺公作畫﹐似乎獨鍾寫梅。在現存臺公之水墨作品中多為寫梅之小品﹐運筆用墨似尚不惡﹐且清氣時現﹐不過若真與畫師一較﹐確實是「業餘」許多。 四.印人墨戲 – 韓天衡與熊伯齊的書、畫、、印 韓天衡與熊伯齊可算是當代大陸藝壇屈指可數的重要作家﹐二人一南一北﹐成就相當﹐各擁天地﹐因此有「南韓北齊」之譽。 韓天衡生於上海﹐印名亦揚於上海。乍見其作品﹐無論在形式或表現手法上均有強烈的浪漫質素﹔但細審其作﹐在溫婉妍美的外貌下﹐仍不失豪壯奇崛﹐此與上海位近中國南方又是重要之對外口岸﹐或有些許關連。而熊伯齊則為蜀人﹐後至北京發展﹐其印風與韓氏恰恰相反﹐時於渾厚樸茂之外﹐透出些許的溫婉之質。 韓氏之書法最具特色者當為「草篆」﹐此與其篆刻作品兼工帶放之風格正相呼應﹐其構思可能由明人傅青主而來。至於其楷、行、草體則多由唐人、北碑入手。唯以個人愚見論之﹐上述諸體雖皆具功力﹐然似都不如其草篆來得有開創性。 而熊伯齊之書法則以擬宋徽宗之瘦金書最為精妙。此外﹐其篆字雖未見脫略前人手筆﹐然亦淳樸清新﹐尤其是部份戲擬篆刻章法之作品更是可愛。 至於兩家之畫藝﹐韓氏之作可謂合數家之肺腑成自我之面目﹐舉凡清末民初有數之大家風格﹐在其畫作中都可約略見及。至於熊氏則是專攻而不濫取﹐其作畫當以近代之「金石畫派」為宗﹐追求的乃是稚拙樸厚的趣味﹐與韓天衡時工時放﹐時而冶豔﹐時而清麗的韻致可謂霄壤之別。 五.結語 此篇報告雖非以六位作家之專擅科目為研究對象﹐然自搜集資料至集結成篇﹐一路寫來倒也別具興味﹐亦得對此前諸家之博涉而多能有一麤淺之瞭解。同時以今日凡事強調「專業」之標準來審視前人﹐察其「業餘」的「遊戲」之作﹐是否當真僅為「戲作」﹐抑或別有洞天﹐此一研究課題也是相當有趣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