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剉冰人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剉冰人 -- 土怪豬的世界
  • 282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HDM 哈設計 人物專訪-轉載

360°篆刻藝術 再現迷人古文字 古耀華 號質盦,室名若水居, 1973年生於桃園。 清華大學中國語文學系、中國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 MMMA】畢業。師事蔡雄祥先 生習文字學、古文字學及篆刻。現為臺北縣立安康高中教師、中華民國篆刻學會研 究組長、九十九課綱高中藝術生活課本主編、高職美術課本主編及玄心印會、墨 緣小集會員。 作品曾獲全國大專篆刻觀摩賽第一名、全省美展第一名、大墩美展大墩獎、北縣美 展大會獎暨傳藝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第二名、臺南市美展文化獎、明宗獎全國書 法篆刻比賽明宗獎等。 以刀與石,進行創作。從挑選石材始、至印面文字佈局、奏 刀治石,乃至於鈐印,整個創作的過程在在都是需要創作者細 膩的思維與精準的執行。篆刻家古耀華在一方印石的360度刻 劃出獨特的古文字圖象風格藝術。 劃時代的篆刻藝術,其印面文字往往是各朝代流布最廣或經 常書寫的文字,例如商朝的甲骨文、周朝的大篆、秦朝的小篆 等,唯獨到了秦漢之間,小篆因其文字結構方正勻整、用筆多 以橫豎出之的規則化關係,於方形印面較易於創作與布局,便一 直成為篆刻文化的主要文字載體,延續至今。 過去數十年影響台灣篆刻教育最鉅者,分別為石璽齋王北岳、 意古樓梁乃予二位先生。兩位已故的篆刻家顛覆過往學習篆刻 者多須透過引薦,才得以拜入某些名家的藝壇傳統,於大專院 校、公民營機構立班開社,出刊印譜書籍,廣開學習之門,並 各自投入大量時間於篆刻教學與推廣,而造就了當前近八成中 壯輩篆刻家皆出自二者門下之盛景。相較於書法、繪畫可自行 購買材料、隨性創作之情況,前置準備作業相對繁複的篆刻創 作,就較難透過自我學習進而到達一定程度之水準,但多次於 國內篆刻比賽拿下好成績的古耀華,卻因著在國中時期上美術 課時老師於畫作上落款鈐章的一個小動作,讓他為之著迷,而 開始了鑽研篆刻藝術之路。以書為師的自學方式,讓古耀華花 了很長的時間認識篆刻相關的基本材料、文字造形結構、章法 布局及用刀技巧等,直到負笈清華大學中文系,師事同樣自學 起家的蔡雄祥老師,才又為其篆刻創作開啟了另一扇窗,讓他 得以看到更多篆刻路上的風景。 由於蔡雄祥老師對於古文字學的深刻研究,進而影響古耀華 日後特別著力於古文字篆刻的創作面目,諸如:篆刻作品背後的 文字知識、線條美感、刀法運用等,甚至其於韓國客座一年的經 驗,也使學生們在當時海內外篆刻交流活動還不甚風行的時候, 有機會吸收與接觸到國外創作者的養分。所以此一時期的學習, 促使古耀華開始走一條與小篆篆刻主流不同的路─古文字篆刻。 削去即完成的創作 篆刻,是以削去展現出其完成性的存在。從篆刻家個人對文 字載體的偏好、章法佈局的規畫,乃至於對石材的挑選與熟悉程 度,皆反映在印面、邊款、印頂鈕工、印身薄意之上,篆刻可說 是一門結合了平面與立體創作,並可360度欣賞的藝術。 談起篆刻的內涵,古耀華認為,無論是以文字為主的印章亦 或是以圖形為內容的肖形印,都是模擬某種形狀的作品;站在 當代的角度觀之,應打破傳統的觀點,不再受到單一文字侷限, 而當兼顧刀、筆、石三者相遇時所產生的種種可能。大部分的 篆刻家各有其熟悉的字體,而古耀華則擅長於刻治古文字。有 別於線條規整化的小篆,或經過系統化的「永」字八法楷書規 範,古文字的精神是以用最質樸、單純的線條去描摹眾人眼見 的具體事物,有相當高比例的象形或指示意涵存在,因此在古 耀華的篆刻創作中,帶有些許圖畫趣味便成為其作品特色中最 引人入勝的部份。 篆刻媒材的選擇,除了常見的石材之外,竹、木、牙、角、玉、 瓜果果核等材料也可成為篆刻材料的選擇之一。資深的篆刻家 對石材特質與性格通常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構思一件篆刻作品 之際,也常能設想成形效果後挑選最合宜的石材。傳統四大印 石分別為壽山石、雞血石、巴林石、青田石,每類石種下又可 再依坑口產地、特性細分出不同的印石細品。其中兼具自然崩 裂石性與堅結質地特質的青田石、芙蓉石 (壽山石一種 ), 乃是古耀華用得最順手的材料。他表示此兩種石頭的特性可工可放, 最能貼近篆刻家的創作意念,其崩裂性格可表現出不可預測之 效果,然若欲達到精準刻痕的細緻度亦可兼及。 篆刻刀,創作者意念的執行 晚清著名文人吳昌碩集金石、書、畫造詣於一身,深厚的藝 術功底將篆刻的用刀、書法的行筆、繪畫的墨韻交融,因此他 的篆刻線條追求的並非如書寫般乾淨俐落的細緻線質,而是以 特殊的崩裂手法把書畫的「墨暈效果」帶入篆刻藝術,進而創 造出屬於自己的線條。古耀華表示,真正高明的篆刻家不會被 某種刀法侷限住,刻刀只是一種創作過程的媒介,執行篆刻家 的意念,儘管刻劃同一個字,每個人掌握文字結構的方式不同、 力度各異,創作者的特點於焉展現。 如同書法的書寫筆畫與力量般,寫得快就容易產生飛白或滑 順的線條;反之,墨就會慢慢在紙上渲暈開來。篆刻下刀行走 時間迅疾,刻痕便崩裂的多;下刀行走的慢,刻痕自然會趨於 細緻工穩。在方寸之間篆刻,短短一公分裡的一條刻痕中就可 能得經過石材印面上數種軟硬的變化,該在那一秒停在想停的 位置,或崩裂出想要的線條效果,端看篆刻家如何指揮手上的 刀與石。 篆刻刀行走於印石之上所留下的「每一道線條」,其所呈現 出的力道、勁度、厚度等,正是其與石材之間的對話,也是篆 刻家功力與個人特色的最直接呈現。 文字載體的新思路 他也進一步指出,在篆刻與書法藝術上,漢字對兩岸華人都 可能是創作上的包袱,在欣賞一件篆刻與書法作品時,很難避 免「認字的束縛」,講究文字代表的意義、氣質和造型之間的 關聯,而忽略審美的需求。對西方人或日、韓藝術者而言,他 們的創作思維與華人創作者迥異,文字猶如圖像、符號,只是 作品中的一個元素,這也是為什麼日本許多篆刻家作品,使用 古文字的比例高過華人創作者之因。 從繪畫、書法再習篆刻,古耀華的習藝過程完整,加上出道 的時間早、攻略古文字學,他的篆刻風格異於單純學習書法、 篆刻者,不管是在印面、邊款的佈局都更為靈活,也多了一點 圖畫趣味。有時計畫性的創作套印,有時則是受自然界、文學 作品的感動而隨性創作,期許擺脫傳統、突破當代,走出一條 自己的路。 採訪 /陳佩宜。 攝影 /陳耀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