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剉冰人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剉冰人 -- 土怪豬的世界
  • 282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文人之失

其中7月22日一段 云 薛平南述李超哉在藝專酒宴上 大肆評貶安文煥所書 朱尊誼壽超哉文 時 安亦在座 而李不之識 安亦無何表示 教務主任某後至 介安於李云 你們都是書家 此安先生即代校長為超公寫壽辭者也 雖面厚如超哉 亦不能掩其尷尬之色云 閱畢此段 不難想像超哉先生當下尷尬之情 口中評貶之人竟與之同桌 且己亦不自知 這接下來的飯怎麼吃 酒如何敬 可真是折煞人也 同樣類似的錯誤 我也曾犯過 為免當事者尷尬 還是不提較好 古人有云 文人相輕 這等場面想必不是空前 亦非絕後 只是同座者如不盡識 還是慎言為上 話說 超哉先生雖有面厚口快之稱 然在個人記憶中 仍是一位令人欽敬的書壇長者 這得將時序推回高中就讀師大附中時 當年因任書法社長之故 在校慶將屆之前 與社友突發奇想 請社上諸友一同親書邀請函數通 寄與台島書家數人 請其寄贈作品與敝社 今日想來 亦覺 不可思議 及 諸多唐突之處 只是當時就憑著一股傻勁 就這樣蠻幹起來 對於一群高中生的無禮(亦可謂無俚頭)請求 想當然耳 去多返少 最後 回覆者 僅得三位 分別為 李超哉先生 杜忠誥先生 丁錦泉先生 自此而後 對這三位書家便有一種莫名的欽景 當時未必對其書藝有多少瞭解 主要還是因著他們能不嫌棄我們這些無理的小毛頭的荒謬請求 將所書大作 無償贈與我們 一同展出 書家文人 畢竟不是 聖人 於言詞 行為上有所閃失 終其一生 恐亦無法避免 今日讀及此段文字 對超哉先生之觀感 我想亦不至於因此改觀 話說 東晉書家 王羲之 亦曾有下列一段故事 浙江古城紹興的臥龍山東北有座蕺山, 以出產蕺菜而得名,山南有一座戒珠寺,是王羲之的故居。 此寺,為紹興城中八大名寺之一, 傳說是東晉大書法家王羲之捨宅而建, 叫做「戒珠講寺」,簡稱為「戒珠寺」,而蕺山又稱為「戒珠山」。 據傳, 寺名「戒珠」有其來歷。 王羲之為人耿直,不滿朝政腐敗,於是辭官退隱。 東晉永嘉元年, 王羲之隨著家族由山東南遷,來到紹興,便隱居於此。 王羲之生平愛好大白鵝, 在宅前池中養了幾隻大白鵝, 每天觀察鵝身柔美的曲線,及鵝頸伸縮自如的靈活轉動, 從白鵝靈巧的肢體動作,領悟了許多書法靈感。 王羲之晚年還有另一愛好,就是把玩寶珠。 有一天,王羲之又在書房玩賞明珠, 一位與他私交甚篤的老和尚來訪,一隻白鵝也跟著進來。 王羲之將明珠放在茶几上,就起身倒茶給老和尚, 兩人一陣閒聊後,老和尚告辭離去。 不久,王羲之發現自己心愛的明珠不見了, 遍尋不著,因而懷疑與老和尚有關。 後來,老和尚也聽說這件事, 他也不辯解,可是不到幾日,便抑鬱而終。 過了不久,那天跟進書房的大白鵝也死了, 僕人殺鵝時,竟發現失蹤的明珠就在鵝腹中。 王羲之知道後,為老和尚的枉死悔恨不已, 於是捨宅為寺,並親自題匾「戒珠講寺」,用來紀念老僧人。 「戒珠」就是戒除玩珠之心,表示對老和尚的懺悔之意, 同時也有「持戒清淨,如同珠玉」的涵意, 這就是戒珠寺的由來 如王羲之一般譽甚於毀的古人 其實並不太多 但其都會因著一顆無生命的珠子 而牽連無辜老僧枉死了 平凡如我輩者 又怎能強求一生無過 最多 或許 只能求個不二過罷了 記得清代大書畫篆刻家 吳昌碩 亦曾因家鄉大水 家中所藏盡付流水 大水之前 曾有一富人 託予田黃、芙蓉佳石數十方 委請其篆刻 這些石頭在當時 已是價格不斐 及至今日 更是可以買下台北東區的一整排房屋 石頭全數弄丟 說什麼 這富商 失主 也無法釋懷 甚至有傳言是吳昌碩覬覦印石美色 而佔為己有 這千古公案 迄今無解 雖然多數人選擇相信藝術家的操守 但這一段失石記 卻也鐵諍諍的成為 藝術家一生的 汙點 就算這污點事件 並非事實 這已化為塵土的吳昌碩 恐怕也無法為自己辯白什麼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