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剉冰人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剉冰人 -- 土怪豬的世界
  • 282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三百年殘卷 山水合璧 - 富春山居圖 的故事

富春山居圖 元 黃公望 作 初贈 無用上人 幾經輾轉 復遭火難 今存二殘卷 長者曰「無用師卷」 藏臺北故宮博物院,短者曰「剩山圖」 藏浙江省博物舘。 這是一段關於元代畫家 黃公望 代表之作 富春山居圖(33x636.9公分) 的簡單描述 以下 則是 黃公望的生平簡介 及 從 黃公望 創作開始 一直到 現下 為止 此一 畫作 660年來的 故事 黃公望 1269-1355,江蘇常熟人。本姓陸,名堅,字子久,號大癡,又號一峰道人,晚號井西道人。與吳鎮(1280~1354)、倪瓚(1301~1374)、王蒙(1308~1385)合稱為「元四大家」。其本姓陸,因父母早逝,被永嘉姓黃的老人收養,故易姓為黃。擅長詩文、音律和山水畫。長居於富春江一帶,頗能領略江山的美麗與壯闊。 黃公望為「淺絳山水」創始者,淺絳山水,即以水墨鉤勒皴染為基礎,復以赭石為主色的淡彩山水畫,《富春山居圖》為其代表作,描寫浙江富春江一帶景色,其用筆簡練,畫中運用頗多乾筆與微微抖動之線條,全作結構完整紮實,功力深厚。《富春山居圖》為其八十歲左右之作品,其於晚年曾經多次往來於富春江一帶,興之所至,隨意於紙上點染布置,將富春山一帶風景的精神一一記錄下來,約莫畫了三、四年之久,直到至正十年(81歲)的夏天才完成,黃公望在卷末記述了創作的過程,同時也特別指明了此幅長卷乃為好友「無用師」所繪。 元至正七年 黃公望 開始以 浙江富春山 一帶風景為題 耗時 三年 乃成 高逾一尺 長二丈餘 黃公望畫畢 題款贈其友 無用禪師 無用禪師 因感其筆墨精美 即憂慮 後世必有 巧取豪奪者 後 此畫輾轉流傳 果多波折 明成化年間 藏家 沈周 得之 懸於居室 終日賞玩 後因其畫上無名人題跋 便授之於友人 囑題字於其上 熟料 友人之子垂涎此畫 便 藏之 匿之 偽稱失竊 其後一年 沈周 復見此畫 於 市肆之中 因對方出價甚高 沈周 便四方籌貲 欲購回 複藏之 迨其購畫資金籌足 返回市場之中 卻遍尋不得日前欲售此畫者 沈周 捶胸頓足 悔之不已 後 畫為 宜興 吳正志 自明代學閥 董其昌 處購得 其孫 吳洪裕 繼承其產 亦頗愛此畫 時逢 明末之亂 吳氏家產殆失 吳洪裕 別無所求 唯攜此卷與智永法師所書千字文真跡隨身 清順治七年 吳洪裕 病篤 先一日焚《千字文真跡》 親視其焚盡 翌日即焚《富春山居圖》 當祭酒以付火 到其火盛之際 吳洪裕便回至臥房 其從子 吳靜庵 便迅速至其焚畫處 起紅爐而出之 畫卷乃存 惜乎中裂 焦痕狼藉 後二年 吳氏族人 寄穀 補綴之 其殘卷之短者 得 一山一水 一丘一壑 宛然獨立 乃分為裝裱 此即「剩山圖」 其所餘長者 以畫卷初為 無用上人 所藏 遂名曰「無用師卷」 乾隆十年一卷以 富春山居 為名之畫入宮 乾隆皇帝以其為真 便鈐璽御題於其中 翌年 複得一卷 兩相較之 乃知 其先者偽 而后者真也 乾隆 恐見笑後世 便命書 貶語 於 真卷 上 迨至嘉慶間 始得正名焉 其偽者 今號曰「子明卷」 因 乾隆 真偽莫辨 誤假為真 也使得此 偽卷 留白處 盡為所書 而 真卷 則幸運得以免除 如故宮所藏諸名作般的命運 被 乾隆及其後的皇帝們 題上滿滿的字 鈐上無數的印 民國22年 日本佔據東北 故宮文物南遷 真偽二本遂輾轉滬寧 終轉藏臺灣 剩山圖 失於民間百年 抗戰間 上海名鑑藏家 吳湖帆 以 商代青銅器 換得 此作 喜不自勝 自號其居曰「大癡富春山圖一角人家」 當代書法篆刻名家 沙孟海 獲悉 以民力不堪保存 不如收為 國藏 屢往勸說之 1956年 終歸 浙江省博物舘 其原卷多臨摹者 皆散佚天下 惟 沈周 失其所藏 嘗背臨一幅 今藏 北京故宮 2010年3月 中共總理 溫家寶 於一場記者會中言: 或問:「相昔言欲遊寶島,而今若何?」曰:「元季有畫師黃公望,其《富春山居圖》,七十有九齡乃成,未幾而歿。斯畫輾轉,今其半在杭州,半在臺北。余所冀者,二畫合一也。畫且如此,人何以堪。」 此言一出 觸動了 兩岸 博物館 合作 的契機 使得此一因 火 而分離了 360年的 畫作 能 突破 洋海 的 千里阻隔 一聚於 臺北外雙溪畔 的 故宮博物院 2011年6月 剩山圖 并 沈周摹本 赴臺 與 無用師卷 並 黃公望 所遺諸作 共展 以饗時人 時謂 三百年殘卷 山水合璧 這千古名作 之所以有名 除了是名人之筆 當然 因著這一段故事 也使其更添傳奇 360年前 因 此作的擁有者 吳洪裕 一時的 不放手 想效法 唐太宗 將王逸少蘭亭帖 帶至墓中 起火 焚之 使得 此畫 開始了 不圓滿 的 旅行 與 命運 但 也因著 其從子 吳靜庵 的 不放手 讓此作可以 不致 損傷過多 雖然 畫已斷成2截 再想 原來更早先的擁有者 沈周 因著 一時的 鬆手 返家 籌措 購畫資金 卻 落得 一世 不得復見此圖 而懊悔終生 這 放手 與 不放手 之間 確實 是人生的一大 難題 呵 呵呵 哈 哈哈 哈哈哈 有空 該去 故宮 看看 這一件作品 雖然 藏在台北故宮的這一長卷 早已看過 數回 數十回 但 這 遺落的 一小段 竟然 能於360年的分離之後 暫時再 依偎 在 長卷一旁 重新成為一件 不甚完整 但卻完滿 的作品 此事 何其難得 如果有空 該去看看 如果沒空 還是應該 撥空 畢竟 這可能 真是 空前 或者 也將是 絕後 珍惜 才能 永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