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剉冰人 的天空
關於部落格
剉冰人 -- 土怪豬的世界
  • 2832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暑假第3節 - 金門之旅

8月9日 同 景隆兄 相期 於 松山機場 的 大廳 平日 都是在午後才 開始發揮威力 的 大雷雨 這一天卻提早報到 在 往機場的路上 窗外的滂沱大雨 讓我想到7年前的澎湖之行 也是因為 巧遇 颱風 而打亂了第1天的行程 不過 這回很幸運 大雨在下車的同時 就停止了 與景隆兄會合之後 便至候機室 等候 班機 11點15分 松山 飛往 金門 的 立榮航空B7-887號班機 許久沒有 以如是的高度 俯瞰 整個台北 雖然出發的前一夜 睡眠有些不足 但面對眼前的美好景致 還是不忍 闔眼 正午時分 抵達 金門 尚義機場 此時 這一趟行程 熱情招待 我們的 金瑞成貢糖 第2代 洪松柏先生 早已備妥車子 等待 景隆兄 與 我 的到來 在 金瑞成貢糖 大金的門市據點 用過了 午餐 便由 松柏兄 開車 環行大金門的幾處重要景點 讓我們對大金門的 文 史 風光 有些概念 到金門來 是我的第1次 而景隆兄 則是第2回 去年 隆兄與隆嫂 已同家人來造訪金門一次 這回聽我提及想至金門一遊 便二話不說 應允同行 只能說 這兒的魅力真的很大 這一日的下午 我們先旋行了大金的幾條重要幹道 如連接東西向的伯玉路 及沿島嶼丘陵地形而建的環島公路 路上 一段 兩側植滿 木麻黃 的 筆直道路 則是 電影 夏天協奏曲 中 阿寬載著小青 行經的 綠蔭林道 此外 電影中 那 象徵 無止無竟 的環狀迷彩碉堡 及 阿土伯 每日傍晚時分 手上握著 一束鮮花 前往墓地 與已故愛妻 閒談 的那一段 水頭 舊厝 風景 也都 真真實實的 映現 眼前 如是的感動 我無法形容 此刻眼前的 人 事 景 物 除了 具象之美 更多的是 難以言喻 的 情感 悸動 呵 以年齡而論 我已不算是年輕人了 但 看過電影後 來 拜訪 真真實實的 金門 的確 還是一件令人滿心期待的事 而 面對感動的人 事 景 物 我雖無法在當下 有如 年輕朋友般 直接 而 熱情 的讚嘆 但 將之 化為 文字 化為 圖像 或許 也是很好的方式 不過 說實話 其實從高中時期開始 這老成的性格 似乎 就 隱然成形 有些 讚美別人的話語 甚或是 情人之間的蜜語 要從我口中說出 還真有那麼 一點 難度 說是 一點 其實 是客氣 因為 這一點 很大 很大 (配合動作 請自行想像) 哈哈哈 旋即 我們也遇到了此行第1尊的 風獅爺 金門海風文化的象徵 位於瓊林的 素色 風獅爺 這風獅爺 雖然長得醜怪 但也頗為討喜 或許是因為 自己也是這般長相 所以見到風獅爺時 總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 而後 則造訪了金東最北端的 馬山觀測所 及 播音站 也踏入了彷如 時光長廊般的 隧道 隔著 觀測站中建物 的 橫長形空窗 映入眼簾的是 廈門對岸的風光 這一幕 是 海闊天青 的 美景 也是承載著無數 歷史 悲歌 的 畫面 …… 面對此景 除了感慨 還是感慨 昔日 犧牲了不知多少 官 士 兵 民 死守的陣地 以 一層 兩層 的 反登陸樁 及 遍地火雷 固守的 反攻堡壘 今日 只消 一張船票 外加 證件 便可兩岸通行無阻 我不知道 政治 上 的 立場 與 對立 帶給這一塊土地上的人們 的 是 什 麼 他們 抑或說 我們 有選擇權嗎 嗯 我真的 不知道 也 釐不清 沿著路上風光的承轉 我也開始構思 這未來幾天的寫生之路 該怎麼安排 但 在畫畫之先 還是必需完成一些事 尤其是來到金門 豈有不飲高粱之理 由 松柏兄 引薦 我們拜訪了 金酒公司 在 簡單的參訪 之後 便進入 金酒公司技術部的招待室 由於 景隆兄近年對金門高粱的研究與喜好甚深 而 松柏兄 與 接待我們的金酒技術部副座 又是昔日同窗 這談天的工作自然落在他們身上 而我則是靜靜的 欣賞這數十年來 金酒的各式 瓷瓶 及 玻璃酒瓶 並細品 幾款 尚未發表 上市 的 高粱 傍晚時分 松柏兄 約了 松江兄 及 金門當地的友朋 設宴款待 歡迎 景隆兄與我 這一夜的美食 具是金門當地特產 石蚵 沙蟲 馬袈 雖然都是不怎麼 上相 的 食材 但卻都是真才實料 的 美味 用餐的地點 正在 碼頭旁邊 晚餐之後 一行人 步出餐廳 夜色 月光 藍海 青山 正是 讓我 來到金門之後 第一次 想 動筆記錄 下 的 靜宓清景 晚上 乘著海風 搭船 (仙洲號) 前往 小金門 小金門 又名 烈嶼 與金門一水之隔 船行不用10分鐘 即可抵達 松柏、松江兄弟的老家正是在烈嶼島上 這裡 也是 聞名 的 金瑞成 貢糖 的故鄉 這一連三夜 我們便借宿在松柏兄位於 八達樓子旁 的 金瑞成藝術中心的三樓 這幢建築 一樓是門市 二樓是 書畫 瓷刻 藝術品的展示中心 及 茶室 三樓則是 客房及畫室 這間畫室 也是此行 除了戶外實景寫生之外 的 主要創作之處 這一夜 在 閒談 飲茶 之後 便逕上三樓 取來 顏料 畫筆 憑著早先的記憶 先寫下了今天所見 的 金門美景 8月10日 翌日清晨 先景隆兄一步 起床 在簡單梳洗過後 便開窗 欣賞 烈嶼晨光 此時 松柏兄亦正上樓 見余 兄即引我至後陽台 由後陽台遠跳 一一介紹小金門的幾處勝景 不一會兒 景隆兄亦已起床 一道用過松柏兄備好的金門廣東粥及炸油條後 便開始了這第2天的行程 是日 上午 松柏兄先載我們環行烈嶼一周 並介紹了幾處可供 寫生 避蔭 之處 紅山 紅土溝 將軍堡 亦皆昔時的軍事要塞 隨後 松柏兄因廠內尚有要務 便將 車子 交由 我們 自由行腳 在台北的馬路上開車是家常便飯 車多 路況 也多 每輛車子 都像是在作戰般的 拼命 而在烈嶼 沿著海岸線 握著方向盤 行駛在昔日的 戰車道上 呵 一圈下來 沒有任何的 迎面會車 對駕駛而言 這可算是 一種享受吧 今日的寫生景點 以紅土溝為據 由此瞭望遠處 可得 廈門 沿岸 美景 在此 寫了2張 水彩小品 一為記錄山海 一則漫寫天雲 景隆兄在此 亦留下3件作品 呵 算是他的 水彩寫生處女作 待寫生完後 復 前行參覽 見到幾處 掃雷工程 的進行 一樣令人 有 今是昨非 之感 中午 駕車返回 八達樓旁 八達齋 用膳 小憩 後 下午 改由 松江兄 權為導覽 交通工具 亦改為機車 以便我們更深入一些 汽車無法通行之處 在 松江兄導引之下 我們先見到了 即將開工 的 跨海大橋基地 這跨海大橋 先要連接 大 小 金門 將來 或許還將直通 廈門 這 對當地居民而言 無疑的是 一場鉅變 是好 是壞 無由得知 一樣 只能說 這歷史的遷變 一樣是 計劃趕不上變化 誰知 以往的 黑水重重阻隔 今日竟然 能有如此便利 的 小三通 明日 或許 還會有更為通暢的 跨海大橋 哈 哈哈 哈哈哈 這不正是 人生 引人之處嗎 處處充滿變化 時時皆是機會 隨後 則又拜訪了 將軍堡 虎堡 及 貓公石 其間 並停駐 將軍堡 虎堡 之間 再寫了3件作品 其中一件直式小品 以小金巨石灘為基 遠跳大金塔山電廠 算是此行 自己最喜歡的2件作品之一 在這 石階上 濃蔭下 我主動和 景隆兄談起了這認識十幾年來的 種種 當然包括了感情的事 因為 在諸多長輩及朋友當中 他算是極少數見過我 歷任女友的一位 說「歷任」二字 感覺好似頗為豐富] 其實 也不過 就 * 個 哈哈 這數字 當然不可說 哈哈哈 【笑中帶淚中…..】 在這兒 景隆兄也畫了一件小品 說是要給 隆嫂 作明信片 用的 呵 真是浪漫 不知何年何月 我才能得到那麼一點真傳 哈 畫得差不多了 整理畫具 拾起背包 復前行 這路上 看到了 許多 悠閒的金門黃牛 看到了 更多的 反登陸樁 看到了 更綿長的 地雷區 同時 也更瞭解 金門 回程 探訪了小金門島上最巨大的 北風獅 及 風雞 這尊風獅也是全金門唯一一尊 人身獅面 的風獅爺 看起來 還真有那一點不習慣 而後 則在諸多村民的引導下 找著了 一尊約莫只有兩個拳頭大的 小風獅 但別看它 個頭兒小 據說 它是全金門歷史最久遠的風獅 約有二百餘年的年歲 特別得是 它不像其他風獅 是立於路旁 而是鑲嵌 在 一處 民居的 牆上 很是特別 今日晚膳 由 松江兄主宴 一樣是帶有金門特色的 土產 餐後 再前往海邊 觀海 岸的那頭 正是繁華的廈門夜景 這景 無法以手上的相機全然記錄下它的美好 所以便強記其景梗概 待 回到下榻之處 再寫一張小畫誌之 這一夜 除去此作 還為 松柏 松江 兄弟 寫了 喫茶配貢糖 橫榜 二件 這五字 據言 是所有來此的書家 必寫的內容 當然 這也是回謝 松柏 松江 兄弟 數日來熱情款待的 薄禮 而後欣賞了兄弟的書畫篆刻收藏 亦順手檢選了幾冊尚見空白的冊頁 畫了 金門的特產 芋頭 寫了 紅山 所見 俱以 水墨淡彩 出之 當晚 還為 先數年前 兄弟委刻之套印 一一由景隆兄鈐拓於雁皮紙上 我再補誌些許文字 以誌此行之勝 8月11日 金門之行 第三日 同樣起了個早 準備開始是日行程 和一般須往返大小金門工作的人一樣 我們搭了早上往大金的船班 帶了相機 先是造訪了金門第一酒廠 行車至此 陣陣濃郁的高粱酒香 緣風而來 遠在一里而外 便可感受到那股濃烈的酒香之氣 隨後參觀了酒廠 參觀了釀酒古泉 參觀了金門高粱酒之父 葉華成 故居 在故居的門聯上 還湊齊了 古 耀 華 酒 四字 甚巧 故居後山 則是一處觀海公園 園中有一石塔 並數簇巨石群 石面上有 清人 近人 書跡數處 其中還包括了 近代畫壇宗匠 太師 張大千 先生 接續 下站 則是 翟山坑道 此道為金門數坑道中 最具氣勢者 其坑道內之寬度 頗闊 除了一般可供人行之步道 更有一專供船隻出入的U字型水道 坑道出口 本是直通外海 但因現已不具 戰務 功能 而轉形為觀光之地 故洞口皆以水泥設一低牆堵之 因是之故 海浪拍岸之聲更為令人驚懼 不難想像 當年兩岸對戰之時 官兵冒死登島 的險象 步行於坑道中 松柏兄提起 去年 地方政府 還邀請了知名的大提琴演奏家 張正傑 在此舉辦了古寧頭戰役60週年和平祈福音樂會 在翟山坑道的水道中 一葉小舟慢慢划行 搭載著 音樂家 奏出 唱出 柔美的船歌等曲目 冰冷的花崗岩軍事工事一時宛若浪漫水都 兩次的音樂會還邀請了 小提琴家姜智譯 豎琴洪綺鎂 女高音林惠珍 笛子演奏家吳宗憲 小提琴家梁茜雯 中提琴家何君恆 等人襄贊演出 此刻 坑道中 除了浪頭拍打礁岩的聲音外 還有當初音樂會的絃音作為背景音樂 除了 美 還是 美 中午用餐前 我們又拜訪了 幾尊風獅 拜訪了 歐厝 和金門的第一棟 古洋樓 這洋樓 現在除了 保留外貌原樣外 內部整修後 與臺北幾家高檔的餐廳 沒有兩樣 現在專營 高檔鐵板燒的生意 算是 金門 結合 古厝與飲食文化的一個範例 下午的行程 先是 看了幾處高粱田 再則參觀了 羅保田神父紀念園區 裏頭2棵高拔的 檸檬桉 樹身白析 頗為引人目光 接著則是 823戰史館 在這兒 看到了當年的 陳跡 遺物 讓人有股 想哭 的 衝動 當年的金門 當年的金門人 與現下 眼前所見的一切一切 實在很難讓人聯結 在現在的這兒 我們看到的似乎 只有 悠閒 寧靜 知足 的一面 沒有台島上 那些只為些許小事及利益 便 爭論不休 義正嚴辭 的 假面 其實 以 距離論 以 血緣論 金門人 都該與 廈門 漳州 來得關係更為密切 但不知是他們選擇了 台灣 還是台灣選擇了 他們 讓金門 與 金門人 必需為了台灣及台灣島上的人們 獻出生命 犧牲青春歲月 換得的是什麼 或許就像 「夏天協奏曲」中 阿寬對小青所說的 除了金門人 來到金門的 無論是 軍人 觀光客 都是「候鳥」 沒有人肯真正 停駐 生活 在這個島上 都是「候鳥」 很可悲 卻也很真實 切 中 要 害 關於823的歷史 引述如下 民國四十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下午六時三十分, 共軍駐紮福建沿海砲兵部隊, 突然向我金門實施瘋狂砲擊, 六分鐘後我守軍奉命還擊。 在金門全體軍民英勇反擊下, 使共軍不僅不能圓其 「無須五天,至多十天,即可攻下金門」的美夢, 並且戰役末期陷入「續打無力,不打又下不了台」的窘境, 而於十月五日由中共「國防部長」彭德懷具名, 宣佈「停火一週」。 在這場為期四十四天的砲戰中, 共軍對面積只有一百四十八平方公里的金門群島 共濫射了四十七萬四千九百一十發砲彈, 平均每平方公尺的土地落彈四發, 造成民眾死亡八十人、重傷八十五人、輕傷一百三十六人、 房屋全毀二千六百四十九間、半毀二千三百九十七間。 這就是世人所稱的「金門八二三砲戰」, 也是名震寰宇的「台海戰役」。 國軍在此一戰役中, 實施反砲擊八十二次, 射擊砲彈十二萬八千發。 另在海空戰中, 我空軍戰果創三十一比一的紀錄, 海軍戰果創二十七比一的紀錄。 當時中共是出於對國際政治形勢、 國共兩黨關係及促進國內經濟建設等考量, 決定砲擊封鎖金門,不意遭到重大挫敗。 資料來源: http://www.jhes.km.edu.tw/902005/conth/conth-5.htm 離開 令人心情沉重的 戰史館 路上 一直在思考 突然 瞭解 為什麼今日的 中 永和 一帶 何以有如此為數眾多的 金門人 多數 都是因著這場戰役 讓他們無家可歸 面對其後20年 隔日發射的對岸炮火的威脅 只能暫時放棄重建家園 的 希望 遷居台灣 重新開始 這算是 國民政府 尚能還給 金門人的 一點點 公道 吧 但 如果能選擇 有誰願意 離開自己 出生 成長 的環境 有誰願意 成為失根 的 人 接著 松柏兄 又載著 景隆兄 同我 驅車 前往 金門陶瓷廠 雖然並未事先預約 但因著 松柏兄的關係 我們倒也能長驅直入 進入廠中參觀拉坏的現場 並選了十數件大大小小尚未窯燒的瓷器 準備 刻寫 這回景隆兄刻了3.4件 松柏兄則在旁記錄 其間亦寫了幾件 酒壺 陶杯 而我 則先檢選了6只薄瓷敞口小杯 或寫或畫 再選了3個中型握杯 一個小扁壺 都是白瓷底 青花圖文 另刻了一個中型扁壺 皆為自存 另應 松柏兄之邀 選了2件大型捲軸直筒 黑釉底 反白字 回贈予 松柏 松江 兄弟 這一刻 便超過了瓷廠的下班時間 還好 廠裡的人個個熱情 不但不曾催促 還安排了人陪我們刻完作品 方才離開 晚上在金門街上的餐館用膳後 便前往金門的著名景點 莒光樓 觀賞其夜晚的燈光秀 並 其內的 文史 資料 登臨莒光樓 眼前依次為 廣場 叢樹 道路 海濱 黑壓壓的海水那頭 則是 小金門 及 遠方的廈門夜色 晚上9點30 我們再搭船返回小金門 船行海上 景隆兄突然憶及去年 在小金門的一家冰店 那兒據說有全金門最美味的芋頭冰 松柏兄 於焉 旋即電告 冰館老闆 待眾人上岸 接到 松柏兄 之 夫人 小兒 後 便 直奔冰館 此時已是10點有餘 這 滿滿一盤 豐盛 料多 的 芋頭冰 果然名不虛傳 這冰館中櫥窗內的特色擺設 同樣令人 流連 是夜 回至八達齋 因早上出門前 松柏兄提起 小金指揮官近日方才履新 期能為其撰作一嵌字聯 一路行來 至此靈感方現 便 上樓疾書 聯成 松柏兄也聯絡好指揮部 不消10分 指揮官 與 政戰主任 便已輕裝抵達 眾人閒談一陣 才發現 我於陸總服役的兩年期間 指揮官 與 政戰主任 亦皆服務於大漢營區 擔任 參謀 及 營輔 之職 這也算是一種巧合 這一夜 沒有酒 只有茶 佐以茶點 雖然緊湊 卻是輕鬆的一夜 待 客回 之後 復返 三樓畫室 因為 這是此行 在金門的最後一夜 所以 便 提起精神 再寫了一字二畫 方才就寢 8月12日 是在金門的最後一日 這一天的早上 與松柏兄在其書齋中 切磋 書畫印藝 也談 人生 往事 及 共同的友人 並在其老厝改建工程中取下的3片舊磚上題書 而後 便收拾行囊 再由九宮碼頭 渡海 至水頭碼頭 準備參觀離開金門前的最後2處景點 乳山 及 浯州陶藝廠 廠中 有著 許多關於風獅爺造型的陶件 不過多數是非賣品 僅能欣賞 在用過午膳 參觀完諸景點後 再抵 尚義機場 金門行初遊 至此 即將結束 下午15時45分 飛機起飛 途中又遇著雷雨 飛機在外海多盤旋了30分鐘 直到傍晚方才著陸 這一次旅行 有形的 收穫 貢糖 肉干 瓷器 皆以託運方式 陸續 寄回 無形的 則伴著我 乘著雲浪 回到 台灣 金門 果然 沒讓人失望 謝謝此行的 促成者 景隆兄 謝謝此行的 招待者 松柏 松江 二位 及 其家人 謝謝 金酒 金門陶瓷 金門郵局 的友人們 也 謝謝 夏天協奏曲 這部電影 開啟了 我對金門的 想望之情 還有 4天下來 簡訊往返的 ** 謝謝你 和 我分享了許多事 謝謝 和 我 共同建構 此次美麗回憶 的 朋友們 要開學了 暑假進入第4節 作戰開始 呵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